展  览

景观•静观 Spectacle and Gaze Exhibition of Contemporary Photography in China
景观•静观
中国当代摄影专题展
Spectacle and Gaze
Exhibition of Contemporary Photography in China
参展艺术家:吴印咸、渠岩、线云强、何崇岳、曾力、杨铁军、王川、姚璐、金江波、于洋、王婷梅
展览时间:2009年11月20日-2009年12月9日
Exhibition date:2009.11.20-2009.12.09
展览地点: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 2A展厅
Venue:Gallery 2A,CAFA Art Museum
开幕:2009年11月20日 星期五 下午4:00 美术馆2F
Opening:2009.11.20 4:00p.m.(Friday)2F,CAFA Art Museum
研讨会:“转向的景观” 2009年11月22日 星期日 下午2:30 美术馆贵宾室
Seminar:“Swerving Spectacle”2009.11.22 2:30p.m.(Sunday) VIP Room,CAFA Art Museum
嘉宾:李媚、鲍昆、陈卫星、吴琼、崔卫平、马刚、缪晓春、王春辰、何贵彦
策展人:蔡萌
Curator: Cai Meng
学术主持:王璜生
Academic Host:Wang Huangsheng
主办: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
Organizer:CAFA Art Museum

2009年11月20日下午4时,“景观•静观:中国当代摄影专题展”将作为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新馆建成后的第一个专业学术性摄影展,在美术馆拉开帷幕。“景观•静观:中国当代摄影专题展”探讨了“景观摄影”在中国的发展现状,汇集了吴印咸、渠岩、线云强、何崇岳、曾力、杨铁军、王川、姚璐、金江波、于洋、王婷梅,共十一位摄影艺术家的“景观摄影”作品。

“景观摄影”在中国的出现,代表了中国当代摄影中的一种转型现象,包括摄影概念认识的转型、摄影类型样式的转型以及当代摄影自我完善的转型。“景观摄影”作品体现出当代艺术的社会学意义转向,是传统纪实摄影出现的一个新的变体,这类作品表达了某种重返现实主义精神。各种“问题意识”都交织呈现在“景观摄影”的作品中:从吴印咸的“人民大会堂”(1981-1983)所展现的“类型学摄影”意识碎片,到渠岩的“权力空间”与“信仰空间”中对当下中国底层权力机构和信仰场所的关心;从杨铁军对内地诸多三线城市的“政绩工程”、“形象工程”的政府大楼所持有的批判性关注,到金江波对中国经济图景的结构性观察;从曾力对北京这个城市的宏大景观描述,到王川对一座城市的经典名胜景观的当代呈现;从姚璐对北京城市空间的建筑生长所进行的一种图像反思,到线云强对东北重镇沈阳所采用的一种俯视观看;从何崇岳对计划生育宣传墙及其口号、标语带有普查性的对视,到王婷梅对景观置入的一种个人化处理,甚至是于洋对一种处于动态、移动日常公共空间的静观。艺术家们用一双双充满疑问、批判和挑剔的眼睛,透过镜头的凝视,寻找到各自关于中国社会转型中带有符号性、标准性和标题性的问题点,进而采取一种田野考察的摄影方式来体现出各自对中国当下经济转型和腾飞过程中所暴露出的社会问题的理解。在这里,“景观”作为一种具有指标意义和符号性内涵的建筑外观和空间场景被呈现,并暴露在一种长期持久的批判性关注和迷恋当中,同时也显现在一种被艺术化了的图像模式当中。

“景观摄影”这种介于“纪实摄影”与“观念摄影”之间的摄影类型已逐渐作为中国当代摄影实验的新热点而日益显现出来,并在最近几年内表现得异常活跃。与其说它是当代艺术对现实主义的一次回归,不如说是一种探讨本土当代艺术与现实关联在新维度上的重返;与其说这种回归和重返来自摄影本身,不如说是来自中国社会的巨大变革;与其说这是在不断利用摄影提供的观看方式调整对现实的观看,不如说这是源自摄影家和艺术家们道德和良心的自省。正是由于这种自省精神和由此带来的问题意识,让我们看到了“景观摄影”正以一种“社会图像的表格”呈现着当代艺术对社会现实的重返。

摄影技术出现后,西方美术馆便开始收藏摄影作品,并持续关注与推动摄影艺术的发展。直至今天,国际上重要的综合性美术馆均有摄影专项收藏,摄影展览成为学者、批评家以及观众所热衷的展览项目之一。从亚洲范围来看,随着美术馆建设的热潮,日本美术馆对摄影的收藏、研究和展览自1980年代开始,带动起亚洲摄影艺术收藏的脚步。随着摄影发展的风潮,中国摄影师们在1990年代开始缓慢而激进的前进。直到2002年,广东美术馆的首届广州三年展上对于中国摄影艺术关注,才推动起整个中国本土摄影艺术与美术馆的联系和互动。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新馆作为一个具有当代艺术特点及当代建筑特征的美术馆,自开馆一年以来第一次举办专业学术性摄影展。结合学院摄影的实践基础,呈现一个专业性与学术性兼备的高品质展览,并希望对展览主题——“景观摄影”与中国社会发展中的问题与矛盾,提出更加深入的讨论与质疑。中央美术学院摄影专业自上世纪末建立至今,依托学院独厚的学术积淀、准确的教学定位和科学的课程设置,逐渐实践和发展着中国摄影艺术的教学、研究以及推广。而美术馆除了继承学院的学术传统,更从展览策划中对艺术家及作品的学术性思考,摄影作品对于展览主题的诠释及疑问,以及对展览方式的特殊处理等方面做出更加完备的考量,力求为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摄影项目的开展形成一个良好的开端。美术馆如何理解摄影作品,摄影作品在美术馆中如何叙述,以及美术馆氛围与摄影元素如何互相阐释与融合,这些问题也将在展览的呈现过程中得到答案。

11月22日(星期日)下午2:30,展览研讨会“转向的景观”将在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贵宾厅举办。展览将于2009年12月9日结束。







当代摄影的“空间转向” "Spatial Turn" of the contemporary photography

——专访广州摄影双年展策展人蔡萌

5月18日在广东美术馆开幕的“广州国际摄影双年展2009”,以其涵盖老照片与当代摄影最新动向的展览框架与国内外艺术家的各类参展作品、各方专家积极参与的学术研讨会而引人关注。双年展策展人之一、广东美术馆摄影项目总监蔡萌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艺术市场上的摄影热,让更多的中国人认识摄影的价值,提出了“重写中国摄影史”的口号,摄影双年展就是要对此作出回应。他还指出,“景观摄影”已成为中国当代摄影的独特趋势。

⊙本报记者 邱家和  

场期待重写摄影史

萌指出,这次双年展策展人采用了包括五个部分并涵盖老照片、当代的纪实摄影与观念摄影等领域的庞大架构,这来自中方策展人对当前摄影的认识。他们试图把这些内容整合成一个从历史到当下的跨度、一个落差。这个落差很大,但是差距越大,意义也越大。

认为,艺术市场的摄影热,主要还是受当代艺术热的影响,时间的标志是2004年,当时巫鸿和克里斯多夫·菲利普斯在纽约策划的《在现实和未来之间———中国新摄影与录像》展,启动了摄影市场。到了2006年,北京华辰拍卖公司推出的摄影专场拍卖,又启动了老照片和纪实摄影的市场。他指出,市场迅速转热的同时也出现了许多问题,如学术准备不足,一、二级市场之间的关系混乱,老照片的价值认定以及摄影概念的定义等等。但是这也让更多的中国人认识摄影的价值,“重写中国摄影史”的口号被提了出来。这就是本届摄影双年展的大环境,就是要重写摄影史、重新认识摄影的价值。 

年展就是要提出问题

强调,双年展还要有问题意识,找到影响行业、艺术类别发展的问题提出来。他特别提到了双年展研讨会请了不同领域的学者,如新闻传播方面的学者陈卫星等;如顾铮对当代摄影的空间转换的研究;还有建筑学者对建筑景观的研究等等,希望有对摄影更多元的研究,因为当代艺术需要跨学科的研究。西方摄影史就是如此。 认为,摄影已成为当代艺术的三大主流媒介之一,与录像,装置等量齐观。摄影不仅要回答自身的问题,还要回答社会的、历史的、艺术的问题。跨学科的研究有助于对整个摄影的学术研究的提升,有助于打开摄影研究的新局面。另外,当前的文化研究也在转向视觉文化的研究,因此对当代摄影就非常值得探讨,希望有更多的专家关注摄影的问题。
  “景观摄影”值得关注

他指出,当前,“景观摄影”已成为当代摄影中的一个独特的趋势。这是一种针对人工化的景观现场所进行的摄影类型。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梁思成拍摄的大量中国古建筑考察照片和七、八十年代由吴印咸拍摄的《北京饭店》(1976)、《人民大会堂》(1981-1983)等作品中已初露端倪,而九十年代中期罗永进拍摄的《新民居》系列,邵译农与慕辰夫妇拍摄的《大礼堂》系列乃至最近出现的渠岩的《权力空间》、杨铁军的《‘白宫’》等则与其一脉相承。

他认为,景观摄影对主流摄影、大众媒体传播的影像文化形成一种质疑与批判、解构,其眼光冷静、理性、客观而不动声色,是对摄影价值的再发现,既有社会的现实意义,也有摄影艺术的现实意义。如金江波对现实的兴趣,表现为经济景观的三部曲:从市场的表面繁荣、金融危机下的大撤退到再出发,有很好的社会批判性。这对当代观念摄影中过于个人化、自我、矫情的弊病,可以理解为现实主义的回归;对沙龙摄影中流行的风光摄影也启示了一个新的角度。中国正在经历非常快速的社会转型,是全世界最独特的视觉现场,为艺术家提供了太多的视觉资源与创作的动力。因此,景观摄影还会持续热下去,在艺术家手中趋于成熟,成为21世纪头10年中国摄影的一个独特的面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