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  览

“假、大、空”的宣传栏及对它的追问
——评何崇岳的个展《计划性生育》
文/王南溟

6月22日在华艺莎艺术中心开幕的何崇岳《计划性生育》个展上,何崇岳在展厅里做的一件装置与他拍的那组《计划性生育》图片同时展出。这个装置是一个放大的医用扩宫器,扩宫器下面铺满了玫瑰花,这原本是用来人工流产的时撑开子宫用的,但已经被地面上的玫瑰花暗喻了受孕的结果。扩张器一张一合,伴以轻轻的话:放松、放松……这句话反复地在播放,让人想象人工流产的痛苦。

何崇岳的扩宫器装置是用来强化他的《计划性生育》这一组图片的语境的一种做法,由于这种综合材料——扩宫器、玫瑰花,声音、还有就是何崇岳拍到的那些“计划生育宣传栏“图片在同一个展厅展出。其作品的针对性越来越突出,即这种扩宫器现在是和一种强制性计划生育政策有关的工具,人工流产不只是一种个人权利,它已经转化为行政工具并用国家机器来执行。在何崇岳个展的展厅中,玫瑰花的情欲,人工流产的扩宫器和展厅四周墙上挂着的计划生育宣传栏的图片,立即让这个展览变得异常的心情紧张,它讨论的不仅仅是计划生育政策,还讨论了与计划生育政策实施过程中的社会问题。

从2007年开始,何崇岳到乡村去拍摄这些计划生育宣传栏,这些宣传栏分布在高速公路旁和乡村中。由于何崇岳用一种问题意识去选择这种现象并用相机将它记录下来,那么这种拍摄就不只是一些现象的呈现。人们一般很难区分传统纪实摄影和当代观念艺术中的记实摄影之间有什么区别,其实它的区别在于,传统纪实摄影告诉人们的全部信息都在图片之中,就像汶川大地震图片让人知道这场地震如何地厉害,它是一种对正在发生的事件的记录;而何崇岳的《计划性生育》图片是将这些计划生育宣传栏,用何崇岳所设定的语境方式对图片中所涉及到的问题所取的观点和立场。这样,何崇岳的这组图片告诉观众的是,我们如何看待这些计划生育宣传栏,计划生育作为国家政策到底有多大的合理性及其执行计划生育政策时的手段有多大的正当性?

其实对一个国家政策来说,每个公民都有权利参与讨论,如果一个政策是由上而下并形成某些口号的话,那这种口号肯定是不切实际的,甚至是“假、大、空”的。何崇岳所拍摄的《计划性生育》图片中的宣传口号就是这样,为了体现计划生育政策的正确性,我们看到了诸如此类的宣传口号:

生男生女一样好,女儿也是传后人。
一个女人一片天,老有所养享晚年。
女婿就是我们的儿子。
不生男孩不收兵、日子越过越叫穷。
夫妻生育一枝花、聪明伶俐人人夸。
谁家要想快致富,少生孩子是条路。
优生优育年年旺,勤劳致富奔小康。
建设生育文化,更新婚育观念、促进精神文明。
破千年封建旧俗、树一代婚育新风。
落后观念不转变、损国误己人更穷。
计划生育、功在当代、利在千秋。
努力实现人口与经济社会的协调发展和可持续发展。

以上的口号出现在农村的计划生育宣传栏上,这只是一部分,现在被何崇岳一张一张地拍摄了下来,并组合在了展览中。其实在中国各个地方,类似这种大同小异的宣传栏还有很多,类似的这种口号还有不少,尽管宣传栏上的计划生育口号写得冠冕堂皇,但都没有从根本上去解决多生孩子的社会根源。在那些农业生产力不发达的地方,生男生女肯定不一样,少生孩子与家庭福裕也没有必然的联系。生女儿家里没有劳动力,这个时候计划生育怎么会使家庭富裕;而计划生育政策最大的负面性就是直接造成弃女婴而为了再生男孩的恶性循环,然后男女比例严重失调。这些都是何崇岳在面对计划生育宣传栏时所作的感叹,所以何崇岳的个展等于是用展览的方式站出来反对这种计划生育的国策,这种反对在他的个展中做的坚定有力。所以我们又可以回到何崇岳的展览现场,这时作品的信息都集中到一个点上,就是在打着未来美好生活的计划生育宣传栏后面,是一个要张开的扩宫器并像在发布命令—做人工流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