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  品

结束——

计划性生育系列作品:人口老龄化

从2007年我开始关注计划生育政策所引发的一系列社会问题,人口老龄化是我系列作品计划性生育的延续。几年期间我开车走访了河北、山西、四川、云贵等省的乡村,做了大量的社会调研,并与一些社会学的学者和哲学界人士探讨。从社会学的角度探讨计划生育和城市化所导致的人口结构的变化,从而引发的社会问题;从哲学的角度探讨人存在的价值,空间与环境的关系。

人口老龄化的具体标准是国际上通常把60岁以上的人口占总人口比例达到10%,或65岁以上人口占总人口的比重达到7%作为国家或地区是否进入老龄化社会的标准。

从上世纪70年代末实行计划生育政策以来,中国的人口增长已经得到了控制,但这一政策也导致中国人口迅速老龄化。

中国人口老龄化的现状:

第一,人口老龄化提前达到高峰。20世纪后期,推行计划生育政策,使得人口出生率迅速下降,加快了人口老龄化的进程。如果继续坚持计划生育的国策,其结果将不可避免地达到人口老龄化高峰。

第二,在社会经济不太发达状态下进入人口老龄化。发达国家是"先富后老",中国是"未富先老",由于经济实力还不强,无疑增加了解决老龄化问题的难度。

第三,社会各种矛盾错综复杂,解决人口老龄化问题步履维艰。

我作品中的老人是中国农耕文化真正意义上的最后一代农民,他们大部分人是新中国的同龄人;他们从祖辈继承了传统农业的手工技术,是与土地最密切的人;他们经历了“大跃进”, 经历了中国的最困难的“三年自然灾害”; 经历了“文革”的洗礼; 同时也经历了“三十年的改革开放”。他们历经了艰难的时刻,却没有享受到改革开放带来的红利,他们的子女大部分已被“城市化” 成为城市里的“农民工”并生活在那里,他们的孙辈却和他们在一起成为“留守儿童”。他们在完全丧失劳动能力后,完全靠子女供养,他们是被社会和国家抛弃的一代。他们生活在低矮破旧的房子里,没有大城市老年人享有的退休金和福利房。他们拥有的只有土地,但随着年老,他们和土地的关系也日渐疏远,赖以生存的土地对他们已无价值可言。他们的生存状态是中国社会分配不公的体现。

老年人口占总人口比例从10%到20%,德国、美国需要60年时间,而中国只需要大约20年时间。这意味着中国老年人口的绝对数量将以极大的规模、极快的速度增长。到2015年中国老年人总数将突破2亿人,2027年超过3亿人,2044年将达到4亿人。中国老年人的绝对数量将超过世界上大多数国家的人口总数,这是中国老龄化过程中所特有的问题。

进入21世纪以来,中国面临的人口再生产状况已经发生了根本变化。中国人口在上世纪50、60年代,由传统的高出生、高死亡、低增长,转变到高出生、低死亡、高增长后,仅仅30年左右的时间,就已过渡到20世纪90年代以来的低出生、低死亡、低增长。而且,出生率下降的趋势基本不可逆转。

在中国的工业化和城市化进程仍在加速推进的情况下,无论人口政策如何调整,今后中国人的生育观念也将很难回头,人口总和出生率将继续保持在世代更替水平之下甚至进一步下落。 这两点变化决定了未来中国人口结构变化的走势,比如老龄化时代到来,性别比的失衡,还有独生子女在主流城镇社会成为中坚人口,以及少数族群人口在中国人口中的比重上升,在西部地区聚居度增大等。

由于老龄化程度加深,社会总抚养比增大,用于老龄人口养老、医疗等的费用增多,将使国民收入中用于消费的部分增加,而用于投资的部分将不得不减少,使支撑国家长远发展的财政能力受到制约。如果中国因此发生经济停滞,今天中国人热衷说着的“大国崛起”、“伟大复兴”等等,将不过是镜花水月,一厢情愿。

一个独生子女占劳动力主体、老龄化程度日深的社会,也将侵蚀一个国家防范和进行战争的能力。在独生子女家庭占中国家庭总量几乎一半的情况下,整个社会对战争的承受能力将完全不同于以往。

中国人口正由传统农业人口向现代工商业人口转换,大量农业人口进入城市后,一旦城市经济发生危机,很多人就将会在城市成为流民或游民。从一些国家从传统农业社会向现代工商业社会转型的情况看,人口转型同样产生过严重的社会问题,甚至由此引发过革命。

还有一点不能忽视,大量适婚男性将因男女比例失衡而无法组织正常家庭生活,这将不仅诱发贩卖人口现象的增多,而且可能加剧黑社会活动及其他危害社会安定因素。 近些年来日益突出的信仰危机、价值观问题,很大程度上也与上世纪70年代以来人口结构的变化有关。中国传统儒家文明的继承是靠中国特定的生育文化来支撑的。然而,独生子女群体不仅在改变人口结构、社会结构,也在改变文明结构。有调查显示,独生子女在对家庭和社会的责任、集体意识、合作精神和牺牲奉献观念等方面,与以往多子女家庭出身的人群相比,有显著差异,在这一代人身上,中国传统价值观的色彩更为淡薄。

2020年后中国正式进入老龄化时代。这是中国建国以来采取的人口政策以及改革开放以来采取的“计划生育”所导致的必然结果。 人口平衡才是关键。过度的增长或减少都不利于人类的生存。

我用影像记录了这些老人的生存状态, 呈现在威权主义和消费主义双重统治下的中国发出的呻吟和痛苦表情,激发人们对弱势人群的关注和给予他们充分的帮助。被“发展”牵引的中国,将持续制造着自己特有的废墟。

何崇岳

2010年5月于北京